第一次看到世界的样子 - 妙展网|展会|会展|会展网|会展策划|会展服务|会展视频|会展会议|会展专题|会展资讯|会展信息|会展活动|活动
您好,欢迎来到妙展网!400-1558-360
会展 | 生活 | 文化 | 科技 | 财经 | 社会 |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第一次看到世界的样子
第一次看到世界的样子
时间:2016-02-15 作者:Jinue


小时候,总会有大人跟我们说:“一定要珍惜小时候的无忧无虑,长大了世界就会完全不一样了。”但作为涉世未深的小屁孩,我们总是挥霍着这些成年人看起来珍贵无比的时光。只有到我们终于长大了之后,才会感到遗憾。遗憾眼前的世界不再无忧无虑了,遗憾我们不能再天真无邪地大笑了。所以后来每当我们见到眼前的孩子活蹦乱跳的时候,我们总是蹲下身子告诉他们那些同样的话,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用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电影是一种奇特的媒介,因为在有限的两小时内,它给观众们提供了一条通道去体验平时无法感受的视角。我们喜爱电影,大概是因为在短暂的时间里,我们能逃离喧嚣的现实,感受与平时不一样的世界。但即便如此,导演们却很少在非动画片中试图通过孩子们的视角带给我们一段特别的经历。归根到底,电影观众们绝大多数都是成年人,而为了更容易让大家进入和了解角色们的世界,一个跟我们平时生活相近的视角似乎是必须的。但是《房间》这部小制作独立电影却向这种必须说不。在这一部充满着各种复杂感情的电影里,导演仑尼•阿伯拉罕森试图用一个对世界完全陌生的视角来讲述这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这个视角来自一位五岁孩子的眼睛,而这位孩子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我们眼前色彩斑斓的世界。《房间》的设定是那么的简单而残酷,由布利•拉尔森饰演的“妈”在七年前被诱拐禁锢在一个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里从此不见天日,而陪伴她的则是由雅各布•特伦布莱饰演的儿子杰克。我们看到她在狭小的空间里试图做一位坚强而严厉的母亲,我们也看到她使用着有限的资源尽力为儿子提供更有趣的生活。我们还看到这位孩子会跟房间里所有物品说早上好,我们还看到他也像一个正常的小朋友一般哭闹着要玩具。终于在杰克五岁生日之后,“妈”准备告诉这位小大人他所不知道的一切,以及想办法逃离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木屋。

虽然这种背景设置让《房间》不可避免地在很多地方有着悬疑生存片的元素,它却并不是一部简单的类型片。观看《房间》的过程注定是艰难的。事实上,我甚至觉得对比起同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荒野猎人》,以及同时期昆汀的新作《八恶人》,《房间》虽然没有那些悬挂在镜头上的鲜血,却是一部更让人难受的电影。但不同的是,观众们在《荒野猎人》和《八恶人》结束后似乎并不能从艰苦卓绝的观影过程中得到什么回报(当然,这两部电影也不在乎要给予观众什么回报),而《房间》却能让人更热爱身边这个世界,以及生活本身。


电影有意识地在一开始就让观众们进入杰克的视角,让我们去发现在这一个五岁小孩的眼中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境。在杰克的眼里,“房间”就是世界的全部。他会跟“房间”里的物品打招呼,他也相信着天空只有头上的窗户那么大。我们跟随杰克的视角在简陋的“房间”中找乐子,我们同样跟随杰克的视角在晚上躲在衣柜里,我们甚至跟随杰克的视角目击了晚上发生在“妈”身上的龌龊事情。不一样的,仅仅是作为成年人的我们知道“妈”为了生存而选择接受这些残酷的事,而觉得世界上只有母子二人的杰克在知道不能作声的同时却不明白外面发生的是什么情况。杰克甚至可能不明白“妈”告诉他的逃跑方法,但他知道他不能没有了这位唯一的亲人。尽管他不知道周遭的警察们都在做什么,他却知道要回去找“妈”。而当杰克终于见到“妈”平安无事不顾阻拦地向他跑来的时候,观众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有锥心的痛,但却能肯定这个场景真的是本年度最催泪的拥抱。

或许是对外面真正世界的未知感,让观众们能更容易在感情上投注到杰克的身上。所以当他终于逃离“房间”在医院醒来,当镜头别有用心地对准那块杰克从来没见过的光滑地板的时候,当他小心翼翼地在这块陌生的地板上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观众们很容易在心里呐喊感慨的同时感觉到久久未有的由未知带来的陌生害怕感觉。这,就是第一次看见世界的感觉。


然而第一次的新鲜感很快就被消耗殆尽,取而代之的总是对未知的恐惧。无论是对“妈”还是杰克来说,在“房间”长时间的生活意味着他们对外界的适应将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说《房间》的前半部分更多地选择了使用悬疑来推动剧情,那后半部分的焦点无疑是关于母子二人的纽带。无论是陌生媒体的追问,还是家人的不解,抑或是对过去的猜疑,母子二人都必须一起面对。

跟“妈”和杰克这段母子关系平行的,则是“妈”与她母亲的母女关系。我们能很容易地看到老母亲内心对女儿的罪恶感,同时也能明白她内心希望女儿和孙子往后能得到平静生活的渴望。但多年的分开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复杂,还好杰克的存在拯救了“妈”,甚至拯救了这个家庭。“我爱你,奶奶。”仅仅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我们再次被这个五岁小孩子纯粹的爱所感动,我们同时也被小孩子们那颗能迅速恢复的内心而震撼。当然,“妈”的情绪从谷底被杰克拯救起来的过程似乎过于简单了,尤其是考虑到他们在“房间”里七年时间所经历的一切。但正是这一段母子在最难以忍受的逆境中仍然坚不可摧的关系,这一段所有观众都在生活中略有体会从而能轻易联系到的关系,给予了《房间》触动观众心灵的力量。


布利•拉尔森对“妈”这个角色的演绎,可能将会是定义她职业生涯的精彩演出。拉尔森在制作期间选择持续呆在角色里,就算是休息期间也不走出角色,更是故意调整饮食习惯来反映“妈”的所处环境。她也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甚至可以说是大热人选。这位在《少年收容所》中就展现出超越同龄人演技的女演员,即便是在喜剧《生活残骸》里的演出也足以让其他人瞬间失色。但她细腻而有深度的演出却不是《房间》中唯一的亮点。雅各布•特伦布莱对杰克的演绎,作为观众们理解电影中世界的第一视角,真真正正地诠释了什么是天赋。很难知道到底特伦布莱在这个年龄知不知道什么是表演,但无论如何杰克毫无疑问将会是2015年里被演绎得最好的角色,甚至没有之一。他向一个容易被演绎得过分花俏的角色注入了朴素,尤其是贯穿电影的配音。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个大家都在为黑人演员喊冤的颁奖季,特伦布莱才是那颗最被忽视的遗珠。

拉尔森和特伦布莱在拍摄之余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培养他们之间的感情,而我们也可以肯定到房间里面必定少不了各种各样出自他们之手的装饰和细节。也正是他们建立起的这种真实的感情,让不乏煽情情节以及身体和精神上折磨的《房间》,更像是一部近距离观察母亲与儿子如何在分离的痛苦、自由的释放、发现的喜悦下慢慢成长的精美故事。而电影的最后就像开头一样,镜头里再次只剩下了“妈”和杰克。这大概也是最合理的结局吧,因为只有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把身后“房间”的门关上,共同走向正在发生的未来。

精彩推荐
热门话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