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拉威西 欢庆死亡的盛宴 - 妙展网|展会服务公司|会展公司|企业会展服务|会展策划公司|妙展科技|会展网
您好,欢迎来到妙展网!400-1558-360
行业会展 | 时尚星座 | 旅游美食 | 生活家居 | 财经科技 | 体育娱乐 | 社会文化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资讯

苏拉威西 欢庆死亡的盛宴

2016-07-12

托拿加人的厚葬文化颇有盛名,但导游说可以带我们参加一场真实的葬礼,并亲眼目睹杀水牛和猪的祭祀,不禁让我们疑虑,我们不过3天的行程,托拿加人怎么那么巧就有白事?但如果知道了一个托拿家人的葬礼可能历时一周甚至一年的时间,而每个房子里可能都存放着为筹备葬礼开销的尸体,对于为每年千万名游客安排一次参加葬礼的项目恐怕就没那么难了。

我们的导游SADA在机场高高地举着欢迎牌子,对于工作了30多年的他来说,我们是他遇到的第一批中国旅行者。他是托拿加人,可以想象吗?37年前,他还穿着树皮和菠萝树叶做的衣服,他人生的第一条裤子,是一个去到托拿加村落的来自美国的作家送给他的,那时他16岁,而没有皮带的他,用草做了皮带,他说,他睡觉时穿那条裤子 特别舒服。
从望加锡到托拿加只有一条公路,除了经历8小时的长途车程,我别无选择。“听说已经准备修建机场了,”SADA说,像每一个发展中的地方,公路、机场都是发展旅游业的必经步骤。下午我们在一个叫做XXX的地方停下来,这里距离托雷加不过2个小时的路程了,无论是游客还是过往的客运货运司机,都愿意在这里小憩,享受一杯地道的托拿加咖啡。

刚刚翻过山抵达Toraja高地,我们今天去的toraja族村落。当地人会将亲人的尸体保存几个月甚至几年在自己家中,等待举行葬礼仪式。等待的条件就是要有足够的水牛和猪,这里一年为葬礼消耗1万只水牛,5-6万只猪,如今都需要从印尼别的地方进口水牛过来。
这是仪式开始时,远近十八乡的人以各自村子为群组入场,每个村子都要带来猪或牛或米或咖啡......之后广播员会现场宣布每只猪是谁送给谁的,比如有些会送给死者的所有孩子,有些会送给死者的所有女眷,而在未来,接受猪牛的人有义务将这份情谊还回,世世代代,无休无止......必须得说的是猪的价格是250-300美元,牛的价格从2000-20000美元不等。屠牛…现场我身后的一个德国游客真的晕厥了,不夸张地说,就那样倒地休克......

这是一场关于死亡的欢庆盛宴,在葬礼的祭祀仪式上,我们终于认识到尽管他们穿上了衣服,用上了手机以及扩音喇叭和麦克风,但只要他们还会为自己的信仰和亲人举起屠刀,他们就还是托雷加人。传统就还在。

Trigana飞机以一种弹跳的方式滑出跑道,平稳起飞,回顾飞机四周,这简直是一架诺亚方舟,乘客中人种之丰富,既有白人游客,黄种人如我们,也有棕色人种的美拉尼西亚人以及黑人。从Jayapura飞到wamena,只要30分钟,飞机虽然是喷气式,但无论是小桌板还是座椅,都松散到随时可以随手拆卸,空姐送上250毫升的印尼果汁饮料。一盒饮料还没喝完,飞机已经准备降落了。
Wamena机场的行李提取处充分暴露了当地劳动力充足且低廉的情况,从附近村落赶来这里谋生的农民争先为客人提箱子抗包,印象中的行李传送带也变成了由铁皮小卡车和五六个壮汉组成的人工搬运装置。人们看到自己的行李,指认,然后再将行李票递上,确认后,壮汉将行李举过半人高的木栅栏,这要求你也要有惊人的臂力。

我们的导游鲁弗斯会来接我们,但他长得什么样?我并不清楚,更糟糕的是,他不会举着任何姓名欢迎牌。不过好在黑人的目光格外炯烁,我们就这样在人群中寻找四目相对的火光。一个一米六左右的穿着紫色帽衫的人突然跳出来,“嗨,我是鲁弗斯。”谢天谢地,快带我离开这里。尽管我的旅行手册上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在机场附近拍摄赤裸的达尼族人,但我还是没有忍住,按了快门,后果就是我被他盯上了,结果就是我要花2美元打发掉他。

“Wamena真的变了。”鲁弗斯说,有些村庄的人甚至要求旅行者为按下的每一次快门付钱,他们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从1美元到20美元,几乎是无所顾忌地张口。这让旅行在这里变得举步维艰。

尽管达尼部落的初体验有着这诸般的不好,但它始终值得我来,这是人类历史的活化石,尽管它在改变,但它还没有消失。特别是当我们遇到了Yali Mable之后。Yali可以说是达尼部落的名人,也是为数不多的见过外面世界的达尼族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年纪,有人说74岁,也有人说快80岁吧,总之他精神矍铄,甚至在与我握手时,还“顽皮”地挠了我的手心——这真让我说不出是恶心还是荣幸。

即使有约在先,鲁弗斯带我们进入Yali村落的领地也是非常谨慎的。走过一片丛林小径,在一个山坳的地方,鲁弗斯嘱咐我们在这里等等,然后他一人走到山坡上,山坳那头就是Yali的村落,村落门口有一个几十米高的用树杈支起的瞭望塔,塔上隐约可以看到人头攒动,却并不分明。“好了,我们走吧。”鲁弗斯招呼我们爬上山坳,瞭望塔里的人警觉地站起身来,此时我分明看到箭在弦上,尽管我知道不会有事的,但气氛还是分为凝重和紧张。是啊,谁知道呢,我的对手可是一群只拥有石器时代头脑思维,曾经的猎头部落人。

达尼部落是地球上最后发现的部落之一,第一个传教士 Loyd van Stone在1954年空降在baliem山谷,达尼部落的人还停留于旧石器时代的生活方式,钻木取火、群居生活、以及猎头战争。从那时起,达尼部落才逐渐接触文明。至今没有公路从外界通向baliem山谷,据说去年有部落人徒步走出山谷,翻过4000米高山来到巴布亚最大城市jayapura,用了七八天。

从村落中冲出的一群达尼人打破了我脑海中的紧张,瞭望塔的人在射了几只无关紧要的人骨箭之后,从瞭望塔上爬了下来,一场模拟的部落战争在我们眼前展开。有人受伤,有人嘶喊,有人进攻,有人撤退……这场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战争不过是一次模拟,现实中的真实争斗的牺牲远比这严重。就在我出发前一个月,当地还发生了达尼族和拉尼族之间的一次血战。事实上,在baliem山谷水土肥沃,在历史上,达尼族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守卫领地的部落战斗。

婆罗浮屠的时间就停下来了,或许是安缦鸡窝的神奇。这座完全以婆罗浮屠为原型建造的酒店,直面婆罗浮屠。汽车沿着坡道缓缓地开进酒店大堂,司机总会在这个坡道上踩上一脚刹车,让客人透过汽车的前挡风玻璃欣赏下被镶嵌在安曼鸡窝酒店大堂中的婆罗浮屠风光。这真是任性的设计,将几个世界的世界文化遗产就这样融入了酒店的设计。

更神奇的时刻是在清晨5点,不到30分钟的车程,我们便来到了婆罗浮屠遗址的脚下。没有文字记录谁是婆罗浮屠的建造者,也不知道为何而建。通过比较佛塔隐式地基的浮雕和王室族谱的铭文,人们估计佛塔建造于公元八和九世纪,由当时统治爪哇岛的夏连特拉王朝统治者兴建。“婆罗浮屠”这个名字的意思很可能来自梵语“Vihara Buddha Ur”,意思就是“山顶的佛寺”。后来因为火山爆发,使这佛塔群下沉、并隐盖于茂密的热带丛林中近千年,直到19世纪初才被清理出来。

和其它寺庙不同,婆罗浮屠修筑于一座海拔265米的岩石山上;周围是干涸的湖床,婆罗浮屠的底部高出湖床15米。湖的存在一度是考古学家的争论热点。1931年,一位荷兰艺术家和印度教学者W.O.J. Nieuwenkamp提出一套理论,认为婆罗浮屠起初是一朵漂浮在湖中的莲花。[6]莲花是佛教艺术中随处可见的形象,经常作为佛陀的宝座和舍利塔的塔基。婆罗浮屠整座建筑似乎呈现一朵莲花的形象,其中的佛像似乎代表着大乘佛教中的《妙法莲华经》。塔顶的三层圆台似乎象征着莲花瓣。[5]然而很多考古学家认为建筑周围的自然环境表明这里不存在湖泊。

两辆马车在婆罗浮屠的入口等候多时,这是安缦为我们安排的乡村马车旅行,我们将坐着马车,就像当地人一样,穿过乡村,去到XX河边,在那里享用我们的安缦早餐,静候在那里的管家为我们奉上咖啡和果汁,湍急河流的远处是一座夹在云层中的火山。

是火山造就了这个国家,爆炸性的力量塑造了这些海中沙粒般的岛屿,时光和孤立的地理位置将印度尼西亚的居民、生物以及植物变成了举世无双的生存群体,它值得你不断来访。

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新旅行》杂志 

友情链接